<白夜行> 這本書真的非常黑暗,如果不是看了這書,可能無法想像我生存的相同空間中,或許真有如此見不得光的一面. 第一次看完此書時,覺得作者描寫的是一部試著厲害老鼠的故事. 因為從故事中,我看不到男女主角兩人之間是否存在著愛.

作者採用很特別的敘事手法,從來不以男女主角做為第一人稱來述事,而是由圍繞在他們身旁的人做為第一人稱來講故事. 所以由他人看來,根本是個陌生人的平行線,卻讓讀者從這些不齊全的資訊中,模糊地拼湊出人之間似有似無交集. 尤其是倒法的結尾,帶給人很大的震撼. 看到結局時,很多零星碎片在腦中一幕幕快閃過,巴不得馬上再重讀一次,因為所有的情節,由於知道了原由,而有了全然不同的意義和解讀.

最後,我覺得亮從死的那一刻開始,也同時獲得了全然的解脫. 他的一生,都在贖罪,而連在白日下行走的自由都沒有的人生,或許這是最好的結.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無惡不作的兩,真的值得令人同情嗎?

這本書在網路上的討論相當多,畢竟是多年前很紅的作品. 看完這些討論,才發現自己miss掉一些小拼圖:

  1. 穗去找管理員時,是帶著鑰匙. 叮鈴叮鈴是鑰匙圈的聲音.
  2. 穗做手工給亮,如果兩人之間只有友情,會這樣做嗎? 還是穗一直用曖昧的氛圍,困住亮?
  3. 亮是會打過電話去穗家找她的.
  4. 亮是會去穗家的, e.g. copy submarine的卡帶.
  5. 亮是聽從穗的指示去行惡的, e.g., 他曾說過我背後的人不會放過你的”. 還有本來要救奈美江,臨時變卦.
  6. 當亮熟練出男孩跟女孩,代表這在背地裡練習很多次了,也有大的可能是出他心中的一個夢想.
  7. 今枝跟踪亮時,發現他的BB call常響,一響,他就去不同的公共電話亭回電. 不用說, 一定是穗找他.
  8. 穗喜歡,江利子也有感覺到.
  9. 槍蝦() & 蝦虎魚(亮)的比譬真的用的很好. 槍蝦為蝦虎搭窩,蝦虎為槍蝦保安. 蝦虎也得名於此「Watchman」(守望者),當槍蝦每日進進出出,蝦虎一直在旁守護. 雖然蝦虎也會挖沙,但是晚上蝦虎喜歡跟槍蝦同眠,相互警惕.
  10. 這句話是對穗最好的詮釋:有一株應該在那時候就摘掉,因為沒摘掉,一天天成長茁壯,長大了還開了花,而且是作惡的花.”

 

也許亮一直是想結,卻無法不被控制地一直回到通風管內,所以永遠出不來. 從這故事中,我突然有種感覺. ,是沒機會走回白日下的人,但我們有! 走在白中的日子不好受,若能有機會走回白日下,就回頭吧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悠閒 的頭像
悠閒

我的存在

悠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